戴小鱼梦话录

It's better to burn out than to fade away.

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总有人想要用种种理由消灭幸福所需要的参差多态。 ——王小波

突如其来的善意让我嫌弃自己,要做个善良的小孩啊喂

第一支烟

写在ipad里好久了,今天突然翻出来了,发了发了。时态都是过去时,懒得挨句话改时间了。
最近认识了个新小孩,感觉得到她想凑近乎跟我玩。但实在是受够了给别人当大姐姐的感觉了,所以没有继续靠近。

第一次总是让人想纪念一下的。不论是不是件好事。
我的第一支烟是昨天,小朋友递给我的。

昨天发生了一件很可怕的事情,搞得自己非常慌张,很久都没有那么慌张过了。思维一团混乱地往回走的时候,整个人抖成一台榨汁机,街上人不多,我只拿了个手机,想打电话,又不想说话,两只手慌张地无处安放。脑子里突然有了个奇奇怪怪的念头,要是现在手上有一支烟,是不是就不会这么害怕。我想起来小朋友是抽烟的,因为前几天过生日的时候,他突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火机。

于是我拨了他的电话,他没有问什么,很好,这就是我喜欢小朋友的原因。跟他打电话的时候,有电话进来,我猜到了是他,下意识就想挂掉,害怕的事情总是想先逃避掉假装什么都没发生的。但迟疑了一下,接了,结果更加慌张。然后又挂掉了。

走着走着就走到了星巴克。突然脑子里全是Sheldon那句: We should offer people hot beverages when they are sad.于是,走进去,点了两杯抹茶,一杯是星冰乐,一杯抹茶拿铁。点单的时候完全没走脑子,点出来的这两杯东西,现在看看还挺有意思。

然后走到了小朋友楼下。他打扮地像个老大爷,拖拉板加松松垮垮的T恤,大裤衩。我嫌弃地往后躲了几步。他可能是看出来了,笑着说,刚打完球回来洗完澡,你也真会挑时候。我塞给他饮料,他接了,然后拿在手里,问了句怎么了。我没说话,然后他就开始鬼扯今天的打网球的事情,我记得当时明明认真听进去了,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细节了。他总抱怨我对他的事情不上心,说什么都记不得,看来的确是这样,需要反思。

其实小朋友还是挺帅的,记得那天走在路上他跟我招手,我旁边的女孩子就拉着我小脸红兮兮地问我,那谁啊。其实我跟小朋友两个人思维心态相似的不得了,没事就会玩到一起,乱麻一样的情绪甩给对方也都能互相理解。为什么没有在一起呢,抽着他带给我的芙蓉王,我想,可能两个同样孤独的人在一起,并不会使对方的孤独缩减半分,顶多理解对方,让大家彼此都能继续活下去吧。

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没有打开过的烟,撕开封条给我一支。我拿在手里,拿火机去点,怎么点也点不着,他狂笑,不是这么操作的。他把烟抽过来,放到嘴里,猛吸一口,火着了。然后他递给我,我接过来,抽了一口。

之前准备雅思口语的时候心情一直低落 老师说ruby呀 你的问题不是语法不是词汇不是发音,是不知道怎么跟人聊天哎 然后就觉得自己挺可笑的 明明是个嘴从来闭不上的人 居然落得这个下场。
然后重新开始健身,心情好了一点 跟所有外教尬聊 话多了一点点。但是每次从培训班回到学校 真的 只需要一秒钟 我就完全没有讲话的欲望
特别压抑 特别特别没劲 连日常闲扯都能搞得我身心俱疲。心胸狭窄,完全容不得异类想法,看我的眼神让我以为自己是哥斯拉。打火机不小心掉地上,被人小心翼翼地问,你该不会抽烟吧。本来就是日常吐槽搞笑,非要搞得批斗一样,鄙夷的眼神,蔑视的口气,真的让我怀疑,我们刚刚开启的话题是宗教还是政治啊...
于是 雅思考试结束了 我重新变成了沉默的哥斯拉。我做不到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做不到不受他人干扰。
我真的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我只知道我不想再活在这样一个畸形可怕的地方了。

总是不能接受自己原本的样子

最近很多任务都要due 略烦。暴躁与难过并存着。
其实也怪自己拖延症 所以也没什么好抱怨的。要做事情,自然就压缩掉了运动的时间,但是自由奔跑的体重又在时刻提醒着我 不能暴饮暴食下去了 因为运动停掉了。
于是我选择了简单粗暴的解决方式 那就饿着吧。昨天只吃了水果和一笼汤包 勉强活下来了。今天课略多 饿到最后写作课的时候哭的心都有了。老师张嘴闭嘴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听着听着就突然无比烦躁 想走人 想吃。而现在 在咽下最后一口双倍辣椒油的小笼包之后 感觉灵魂都圆满了。
食物太美好了 活着太美好了。那我宁愿多运动 再也不要饿自己了。
摸摸自己圆圆的belly 把自己心疼坏了。

惊现存图 貌似是山西晋祠吧。